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深度調查】巴厘島“國際志愿者”內幕

【深度調查】巴厘島“國際志愿者”內幕

2019-10-10 09:57:28  來源:中南屋  作者:易為 曾騰瑤    點擊數量:1781

 

 

導    語
 

 

2015年前后,中國出現了一批國際義工旅行機構,送中國人到海外保護動物和支教。這些“國際志愿者們”一時被捧上神壇,被認為是正義的使者,去往第三世界國家幫助他人;一時又墜入地底,被看作是偽善的“假義工”和“真游客”,消費貧窮、自我感動。國際義工旅行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我們的調研團隊走進了國際義工旅行最熱門目的地之一——巴厘島,走訪了海龜保護基地、孤兒院、學校等志愿者們的“工作基地”,采訪了通過不同機構參加了不同類型項目的中國志愿者,聽取了政府官員、學者、NGO、業內人士等各方意見,并試圖理解中國人到巴厘島進行國際義工旅行的現狀、問題及機遇。


 

 

在巴厘島海龜保護基地,佩妮頗為神秘地把我拽到一邊,用其他志愿者聽不見的聲音告訴我:“其實這個項目呢,有點水。”

 

佩妮是一名在職場上摸爬滾打許多年的白領。她這次特意在國慶假期之外多請了一天假,通過國內某義工旅行公司A花了近3000元報名了“巴厘島海龜保護國際志愿者”項目。出發之前,家里人還因此和她發生了爭執——覺得她不應該為了“玩”而特意請假,可佩妮內心充滿委屈、覺得自己不是來“玩”的。

 

但來到這里之后,她發現這個項目和自己期待的“可以做很多事、有很多感悟的國際志愿者”不是一回事。

 

在為期一周的項目里,他們一行中國志愿者只有周一到周五的上午來到海龜保護基地“上班”。而“上午”,也只是在兩個小時左右時間做著“半個小時就能做完的小事”:打掃水池衛生、切碎投喂小海龜的食物,以及在海灘上撿垃圾。

 

一種“花錢讓他們給我們一些體驗”的形式主義存在于整個旅程,讓這些“國際志愿者們”心存疑惑。

 

周五是佩妮最后一天志愿者工作了。他們被帶到海龜基地附近的海灘撿垃圾。在烈日下撿了半小時之后,這片本就垃圾不多的小小海灘基本上被清理好了,他們便歇在小賣部的陽傘下無所事事了。基地的工作人員卻告訴他們:“要在這里再等半小時,等時間到了才能回去。”

 

回到基地后的最后一個環節,是領兩張所有“國際志愿者”都有的證書,一張是國內義工旅行公司A的、另一張是巴厘島海龜保護基地的。這一期項目到此便結束了。

 

 

 


【圖1】中國志愿者在海龜保護基地TCEC – 切碎投喂小海龜的食物

 

 


 

【圖2】中國志愿者在海龜保護基地TCEC – 國內義工旅行機構的證書
 

 

 

【圖3】中國志愿者在海龜保護基地TCEC – 巴厘島義工旅行的參加證書
 

 

中國志愿者席卷巴厘島
 

 

隨著出境游門檻的大幅降低和國民收入的持續提高,中國游客涌向了世界各地。國家文化和旅游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公民出境旅游人次近1.5億。印度尼西亞是最受中國游客歡迎的目的地國家前五名,巴厘島亦是印度尼西亞最吸引中國游客的旅游勝地。【1】 2018年,從巴厘島入境印尼的中國游客人數為136.15萬人次,占訪問巴厘島國際游客總數的22.43%。【2】  今天,中國是巴厘島最大的外國游客來源地。
 

 

在到訪巴厘島的中國訪客大軍中,有一群略微特別的青年訪客:“國際志愿者”,又或稱“國際義工旅行者”。巴厘島上這樣的中國訪客,每年有超過五千名。【3】  他們往往不自稱“游客”,而是自稱“志愿者”。而他們在巴厘島的行程中,一部分是在一些當地公益組織進行志愿活動,另一部分是與普通游客別無二致的旅游活動。
 

 

這種活動,在國際上被稱為“公益旅游”(Voluntourism),是指無償甚至付費地、在旅游的同時進行某項公益活動。這種特殊旅游形態在歐美國家,已經流行多年,但近年來才在中國興起和盛行。
 

 

今天,中國國際義工旅行者已經成為了巴厘島當地公益組織眼中的重要來訪者。
 

 

“中國志愿者差不多是三年前開始出現的。最開始就是一個中國機構送志愿者過來,前年兩個、去年三個,今年就有四個機構了。”巴厘島最大海龜保護基地TCEC對接國際志愿者的多迪告訴我們,現在中國志愿者占據他們所有國際志愿者的70%。而在五六年之前,這里的外國志愿者主要都是歐美人。現在,歐美人變少了。
 

 

“可能歐美志愿者都去了非洲。”他笑。
 

 

在多迪看來,中國志愿者和歐美志愿者有顯著的不同:中國志愿者更多是短期過來,辦的旅游簽證,而歐美志愿者有不少可以在這里呆幾個月以上,辦社會工作簽證;中國志愿者一般由中介(經營義工旅行的公司)帶著一個團過來,歐美志愿者經常是自己申請了一個人或者幾個人一起過來。
 

 

盡管規模不如TCEC,在巴厘島還有另外十個以上的海龜保護基地。他們中的不少也是中國志愿者們常常前往進行志愿活動的地方。
 

 

“為了不讓不同機構送來的中國志愿者碰面而產生一些麻煩(例如志愿者太多而事情太少,或者互相比較價格),我們會盡量錯開他們志愿服務的時間,又或者安排到不同的地方進行志愿活動。”杜塔是巴厘島本地人,他已經專職幫助某一家中國機構安排這里的志愿者活動長達一年。因為TCEC的志愿者太多,杜塔所在公司的海龜保護項目里只讓中國志愿者第一天去TCEC,之后幾天的志愿活動則是在一些較小的海龜保護基地進行。

 
 

【表1】中國公民申請印度尼西亞簽證-社會文化簽證vs旅游簽證【4】

 

 

除了海龜保護,支教也是中國志愿者來巴厘島進行義工旅行的主要選擇之一。
 

 

“我們一年大概有700個外國志愿者,中國志愿者大概占400個。”阿茶是巴厘島一家名為希望種子的孤兒院的負責人。他們從三年前開始接待中國志愿者。在那之前,孤兒院只有歐美志愿者到訪。
 

 

中國志愿者在他們的項目里通常停留一周,在前兩天的下午,志愿者教孩子們學英文、中文甚至藝術;第三天下午,孤兒院的孩子們分享自己學到的東西;第四五天旅游;第六天志愿者回國。

 

 

 


【圖4】中國志愿者在當地學校 – 支教課堂
 

 

除了他們這樣的孤兒院,巴厘島成百上千的普通學校、尤其是小學和幼兒園,也都是中國志愿者們的支教基地。
 

 

由于巴厘島當地學校多為上午教學、下午無課,因而義工會在下午進入校園教學生英文或中文,當地學生亦可自主選擇是否參加下午的義工支教課程。杜塔表示他們也會把志愿者們送到許多不同的當地學校,同樣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保證一個學校最多只有六七個志愿者、兩個志愿者在一個教室上課。同時,每間課室配有一位當地高中生作為助教幫助翻譯當地語言、與學生順利溝通。
 

 

杜塔告訴我們,目前送中國志愿者到巴厘島的中國義工旅行公司至少有十幾家。
 
 

【表2】中國一些義工旅行公司的巴厘島項目信息【5】

 
 

【表3】中國義工旅行公司在巴厘島的三種與當地人合作的項目運作模式【6】

 

 

中國青年們的“國際志愿者”熱
 

 

“他們以為去摸幾天海龜,撿1小時海灘上的垃圾,教當地小朋友兩三個英語單詞就可以真的幫助到自己的大學申請嗎?” 來自國內某國際高中的小羅身邊有很多同學會參加這樣的國際義工旅行項目,“他們有時候去東南亞的一些國家,甚至更遠的會去到非洲、南美的一些國家,做的要么就是各種動物或是去到當地的小學支教,但時間都很短,一般只有一星期。”
 

 

中學生和大學生是中國國際志愿者中的主流,此外參加者中亦有不少職場人士。而志愿者們參加項目通常兩個原因:往往來自“功利”或“體驗”的需求。
 

 

“功利”需求是指為未來的留學申請給簡歷鍍金。有需求的,多為中學生或大學生。
 

 

“因為我是準備研究生去美國讀,我的留學中介機構讓我來參加這個項目。而且我本來就是想來玩一下什么的。就是花錢買個證書嘛。”小高來自南京一所大學,計劃研究生到美國深造,目標學校是紐約大學。
 

 

而小李作為一名高中生,計劃本科到英國深造:“我想著這個項目可以提升我(留學申請)的背景,剛好我也想來旅游玩一下。”
 

 

在留學申請的過程中,學生除了拼基本的“硬件”包括英語考試分數和績點,也要拼“軟件”如才藝社團活動等等。在中國學生普遍分數都高的情況下,拼“活動”、“背景提升”成為了準留學生們列入自己升學計劃的其中一部分。“以前中國學生課外活動的‘老三樣’主要是模擬聯合國、辯論賽、國內支教,后來做多了,就出現了新花樣,如‘到非洲做志愿者’。”胡老師是上海一家知名留學機構的顧問。他告訴筆者,因為國外學校很看重公益,所以許多中國學生及家長認為去非洲、印度、巴厘島等地方做志愿者會有助于提高他們的升學錄取成功率。
 

 

另一種需求更偏體驗性,來自于對公益及志愿者活動本身的興趣,對旅游休閑活動的期待,以及對普通跟團旅游或自由行旅游的不滿足。
 

 

“我覺得普通旅行可能沒有這樣的機會去和當地人交流、以及深度體驗當地文化。”程序員小夏趁這次國慶參加了5天的巴厘島支教項目,行前他還特意花了兩個月時間學習印尼語:“我也才發現自己好像還蠻喜歡和孩子相處的,也在想以后要不要去申請做一兩年的美麗中國支教志愿者。”項目結束,小夏不僅更深入地了解到巴厘島當地文化,而且也加深了對自我的認知。
 

 

從事金融咨詢行業的安娜是第二次來到巴厘島,她很希望能通過海龜保護項目、體驗感悟到生活甚至生命的意義感。進一步交流中,安娜表示她對這趟旅程中的旅游玩樂部分比較滿意,但是公益活動部分則讓她感到失望:“項目可能還是比較水吧,義工的部分實在是太少了,每天就那么一兩個小時,也沒有機會跟海龜更長時間地接觸和了解。其實我是想要做更長時間的義工。”
 

 

作為一名大學生,小妤也表示她更多還是帶著體驗的目的來的。“想出來玩散散心、但是又沒有朋友愿意現在跟我一起出來玩。就自己報了這個項目,想著能遇到同齡人一起玩。而且這個項目很多東西也都安排得挺好的,就很方便。”
 

 

既不喜歡跟團旅游、又不愿意自己規劃行程的她們,雖然也覺得這個項目的志愿者活動太少、過于形式主義,但是比起普通旅游,這確實還是比較有意思的一次體驗。

 

 

在真實與虛假之間,商業與公益之間
 

 

“義工旅行項目確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志愿者,短期的話也起不到背景提升、幫助留學申請的目的。”黃泓翔是中南屋的創始人,他們機構也送中國青年人到發展中國家做項目,主要做深度調研類項目,也有部分義工旅行類項目。在他看來,義工旅行沒有一些人想的那么好,也沒有一些人想的那么壞,只要理解了它到底是怎么回事再參加就好。
 

 

嚴格意義上講,短期的義工旅行確實而更近似于旅游。根據國內熱門義工旅行公司的項目介紹信息,基本上公益活動占整個旅程的20%-40%,旅游活動則占60%-80%。
 

 

“我們發的證書有兩種,一種是參與證書,另一種是志愿者證書。志愿者證書只會發給一個月以上的參與者。” 海龜保護基地TCEC的多迪介紹,中國志愿者們拿的證書一般都是第一種。作為一周,最多兩周的短期志愿者,他們的項目性質更近似一種體驗活動,其實無法給他們帶來太多幫助。真正的志愿者,至少應該呆滿一個月,先學習和熟悉工作,才有可能真的幫上一些忙。
 

 

“這些中國志愿者經常不認真聽講解,后面操作容易有各種錯誤,例如涂了防曬霜之后接觸海龜、喜歡觸摸和玩小海龜。”瓦由是海龜保護基地TCEC的另一名工作人員,他對中國志愿者的不聽講解、不聽指揮略有微詞。“很多人走的時候都說不清楚海龜到底有幾種。”他覺得好氣又好笑。“他們有時候的行為會讓海龜不開心、不舒服、甚至受到傷害。”
 

 

筆者也在國內某義工旅行公司B工作人員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的宣傳視頻中看到,他們這次國慶在巴厘島參與項目的中國志愿者,放生小海龜時、竟以拋擲的動作將脆弱的小海龜直接丟向淺海灘。
 

 

(視頻鏈接:某義工旅行機構志愿者放生海龜的錯誤示范
 

 

聽聞此事后,多迪對此感到憤怒,“這是完全錯誤的行為!這會降低海龜的存活率。”

 

 


【圖5】中國志愿者不恰當行為以及海龜中心工作人員的評價

 

 

【圖6】中國志愿者不恰當行為以及海龜中心工作人員的評價

 

 

【圖7】中國志愿者不恰當行為以及海龜中心工作人員的評價

 

“一兩周半玩半“志愿服務”的項目本來就不是真正的志愿者活動,當然無法幫助到學生們的留學申請。相反,它容易讓學校感受到‘作秀’。”資深留學顧問胡老師告訴我們,國內留學中介行業魚龍混雜,很多低水平的留學中介自己都搞不明白義工旅行是什么、對申請學校到底有沒有用。
 

 

然而,盡管義工旅行并非真正的志愿者工作,它的存在卻不是沒有意義。
 

 

TCEC的多迪覺得對國際志愿者不用有什么要求,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來體驗的。而他們對于大量中國志愿者的到來,表示非常開心,因為這帶來了大量的經濟收入去支持這個機構的運轉。
 

 

一名國際志愿者半天的志愿服務需要繳費十五萬印尼盧比(約合75元),一周五天即為七十五萬印尼盧比(約合375元)。而在暑假旺季,一家中國義工旅行公司每星期送來TCEC的中國志愿者數量就可以達到50-100個 “我們的海龜保護基地依靠捐贈來維持活動,而每年中國志愿者占這里所有志愿者人數的70%, 這樣一筆收入對我們來說是必不可少的。”
 

 

希望種子孤兒院的負責人阿茶亦有同感。每名國際志愿者一周要交給他們的項目費(包括部分餐飲和交通,不包括住宿)約兩百萬盧比(約合1000元)。孤兒院每年總收入的60%是來自于世界各地志愿者的繳費與捐助。其中,中國志愿者貢獻了總志愿者活動收入的60%。

 

除了給本地公益組織帶去經濟收入,義工旅行作為一種新型旅游形態,跟傳統的中國游客比,也有一些優勢。
 

 

“許多中國旅游團的游客在巴厘島會有一些不太好的行為,例如大聲喧嘩、不講文明,”烏達雅納大學旅游系教授衫德拉講到,有的當地酒店告訴他,新興的中國游客往往會影響到他們傳統的歐美游客的體驗,以至于他們要把中國游客和歐美游客安排到酒店的不同區域。作為自由行游客的義工旅行者往往素質更高,更注意自己的行為,也往往能更理解和尊重當地的文化。
 

 

戴維是巴厘島旅游局的大中華區負責人,他覺得義工旅行是一種很棒的旅行方式,“比起普通旅游團的游客,他們能更深入了解巴厘島文化與本地人的生活并幫忙分享與傳播。”
 

 

當黃泓翔代表中南屋在巴厘島珊瑚保護中心(CTC)訪問并洽談項目合作時,CTC的負責人瑞麗為第一個中國合作方的到來感到興奮。而她興奮的理由也與戴維有幾分相似:“我們很希望更多的中國人到CTC進行有教育意義的旅行,學習珊瑚保護、海洋保護的知識,并且作為宣傳大使把我們希望傳播的故事傳達回去。”
 

 

中南屋計劃近期也在巴厘島開設義工旅行項目,而且是與巴厘島旅游局一起合作的,對志愿者相對高要求的項目。
 

 

“不能讓外國游客再看到中國游客踩在珊瑚上了,同理也不能讓外國志愿者再看到中國志愿者扔小海龜了。”黃泓翔苦笑。

 

 

參考資料:

  1、數據來源:2018年中國游客出境游大數據報告,https://www.travelweekly-china.com/73800
 2、 數據來源: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travel/2019-03/18/c_1124248294.htm
  3、根據實地調研信息整理和估算
  4、數據來源:印度尼西亞巴厘島簽證及移民網站,https://www.bali.com/visa-indonesia-entry-requirements-bali.html
5、  數據來源:印度尼西亞巴厘島簽證及移民網站,https://www.bali.com/visa-indonesia-entry-requirements-bali.html
6、信息來源于實地調研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vr赛车开奖结果 欢乐捕鱼人充值破解 pk10一天稳赚5000图片 吉林快3软件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云南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四川金7乐规则 福彩3d长期投注技巧 彩快乐扑克 河南481开奖结果60期 快3大小单双怎么买稳赚 电动汽车跑滴滴很赚钱 辽宁快乐12中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