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行業觀察>  【故事】創辦人章瑾:梁文道都點贊的鄉村圖書館,辦50年,影響兩代人

【故事】創辦人章瑾:梁文道都點贊的鄉村圖書館,辦50年,影響兩代人

2019-10-09 11:17:08  來源:社會創新家  作者: 楊波    點擊數量:594

 

假如一個孩子從8歲開始每個月為家鄉的公益圖書館捐款,18歲離開家鄉時,多年來的捐贈便會累積成某種寄托。而這座圖書館提供的免費便捷的服務,是在眾多人點滴且持續的支持中形成的,這樣一場公益教育,會讓捐贈數字本身顯得不再那樣重要。

 

“有為圖書館”(以下簡稱有為)正在嘗試做這樣的事。

 

有為坐落在浙江省三門縣海游鎮,小鎮人口只有8萬人。2012年6月開館至2018年底,有為累積借閱書籍約9.5萬冊,有16.74萬人次參與閱覽,先后組織各類文化活動1200多場,影響4萬多人參與。2018年有為年度捐款1萬人次以上,其中80%來自本地捐贈。

 

“影響的人其實很少”,有為創始人章瑾希望通過有為可以影響更多人,而“活下去”是她對有為樸素的期待。

 

“我一直認為公益組織最需要具備的核心競爭力就是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你做的事情才有意義。如果你像流星一樣,三年你就死翹翹,你做得再棒都不行。因為你不足以有足夠的數據以及足夠的影響力真正讓一個人發生改變。”

 

三門縣(受訪者供圖)

 

2017年,“有為圖書館”搬入城西的文創1號新館(受訪者供圖)

 

“那就干唄!”

 

章瑾的標簽有很多,“劍橋大學土地經濟系哲學碩士”“中環精英”“京城白領”,在北京、香港從事金融業多年。兩年前章瑾辭去高薪的工作,全職運營有為。

 

 

新書簽售會上與讀者交流的章瑾

 

 

2011年秋,章瑾在參觀完新加坡國家博物館之后突然產生了在家鄉建一座圖書館的想法。她感受到故鄉文化空間的匱乏,希望有一個地方能夠展示家鄉的文化。

 

心理沖動過后,章瑾開始思考要建一座什么樣的圖書館,以及該如何去建。和朋友探討后,他們一致認為應該先從考察其他公益圖書館開始。過了兩周,章瑾和“老蔡”(章瑾母親)前往湖北省蘄春縣考察黃侃圖書館。

 

 

“沒有蘄春(之旅)就沒有有為,它讓我意識到我肯定能把這件事做成。”在沒有考察黃侃圖書館之前,章瑾無從想象在小縣城建圖書館這件事是否真的可行。

 

 

抵達蘄春時已是傍晚,秋風陣陣,星光點點,第二天清晨,早起的人在鳥叫聲中醒來,有山有水的小城蘄春像極了三門,只是蘄春沒有江浙地區那么富庶。

 

 

黃侃圖書館藏書量很少,不過3000本上下。但是這并不耽誤這個小小的圖書館散發能量。放學后,三三兩兩的孩子會到圖書館來看書,館內還為學生們開設天文課,講解天文望遠鏡的構造,帶孩子們一起找星星。除了章瑾母女,還有其他來黃侃“取經”的機構,談話間,章瑾知道很多人已經行動起來了。

 

 

蘄春之行給了章瑾很大的信心,她看到了許多人認可并且愿意做這樣的事。圖書館未來的輪廓逐漸清晰了起來。在有為新出的書中,章瑾寫到,“一切真的都要開始了,世界正在等待著我們。”

 

“還需要什么原因呢?有什么可失去的?那就干唄!干不成也沒怎么樣,對吧?”

 

思考過資金、資源等現實問題,坦率樂觀的章瑾迅速投入到建館事宜當中。

 

 


2012年,“有為”正式開館,圖為開館時的創始團隊(受訪者供圖)

 

找到生命在世界中的位置

 

 

“有為到底有沒有在做公益?這里既沒有扶貧,受眾面也并不廣。”在有為所能影響到的空間里,不被理解并不是偶然現象。也曾有長期關注參與公益,卻無法認同有為理念的新同事離開了有為。

 

 

“我現在越來越覺得,公益就是有前面慈善這一部分,你的本心是好的,更重要的是它要顧及公眾利益。只要是一群人以公眾利益為前提,受眾又不設限的話,那他就是公益組織呀,對吧。”

 

 

有為創立的社區教育空間更多強調人與人之間、人與自我生命之間的聯結與溝通,有為稱之為“生命教育”。區別于傳統教育體系中的英語、藝術、編程等智識教育,有為的“生命教育”更關心一個人如何度過自己的一生。

 

然而,這是一件長遠而緩慢的事情,這意味著能夠理解并認同有為的人并不多。

 

 

2015年,有為設立了“夢想課堂”。早在2012年,有為就有過落地“夢想課堂”的想法,由于缺乏合適的專職團隊和教師義工,“夢想課堂”被暫時擱置了。

 

 

作為一個系列課程,“夢想課堂”需要長期執行,因此是否擁有長期穩定的教師義工顯得格外重要。

 

 

如今,有為擁有80名左右的教師義工。有為通過社群調動教師義工的積極性,給予教師權利與職能,傳播多元、創新、寬容的教育理念。

 

 


2015年“有為”落地夢想課程(受訪者供圖)

 

 

充分利用社群的力量是有為的工作方式之一。有為調動志愿者做夏令營產品;調動家長陪伴孩子閱讀;調動教師義工上素養課。有為致力于通過家、校、社區的聯動,改變孩子們所處的整個教育環境。同時,教師和家長的想法也在逐步改變。

 

 

“有為”小義工們早起晨讀(受訪者供圖)

 

 

“有為女人俱樂部”第一個召集人是黃理理,她的經典故事是“土包子變書香門第”。黃理理是個小老板,初中畢業,業余愛好是打麻將,從前的她從來不進圖書館。來到有為也是抱著“為了兒子”的初衷。從陪伴孩子閱讀,到自己主動閱讀,再到推薦好書帶動丈夫一起閱讀,在家里,她還安置了繪本角。打麻將的業余愛好被替代掉了。

 

 

“有為”明星項目“繪本閱讀”日常一角(受訪者供圖)

 

公益=免費?

 

2017年端午節,有為第一次以眾籌形式舉辦活動,每人90元的眾籌標準,18000元15人的食宿成本是眾籌目標。有為將中國皮影和發源于日本紙戲劇帶到了三門這個小縣城。

 

2017年5月,“有為”以眾籌形式請來日本表演者野間成之表演“紙戲劇”(受訪者供圖)

 

 

“與其說這是一場眾籌,它可能更像一張試紙——在我們家鄉三門,如今,有多少人認同為非物質產品付費?公益不等于免費發放一切,這個概念,有多少人能接受呢?”

 

 

這次眾籌在24小時內就完成了,事實證明,在三門縣有一部分人是接受公益并不等于免費這個概念的。但是懷疑的聲音并非沒有,“不是說公益圖書館嗎?還是要收費了吧,要賺錢了吧?”在三門縣,多數人仍然認為公益和免費是劃等號的。眾籌的嘗試獲得了一部分贊揚,也讓一部分人覺得有為失去了初心。

 

 

“我覺得有一個循序漸進的教育過程。”

 

 

今年,有為的公益倡導有了一定的調整。章瑾要求有為的所有同事在項目開始之前都要提及捐贈人和義工們的無私奉獻;在項目結束之后再去感謝一次。章瑾希望參與有為免費活動的人意識到,“是因為有些人幫你買單,你才能夠享受免費(的服務)。”

 

 

七年前,章瑾憑借著自己對公益的一腔熱血創辦了有為。如今七年過去了,對于公益,章瑾有了全新的感受。在公益領域初出茅廬的章瑾抱著“這事兒挺好的,所以我想給你”的初衷,近幾年她開始思考“這是你需要的嗎?”

 

 

如何更好地跟當地居民溝通,以大家能夠理解的方式給予所需的東西,章瑾覺得這是有為的責任。章瑾說,有為就像是她的第一個孩子,她在學習“想要碰觸卻又縮回手的那種愛”。

 

 

“活下去”

 

 

2017年9月,由于募資與支出現金流的不匹配,有為險些發不出工資。

 

 

作為一家公益圖書館,捐贈是有為主要的資金來源,以小額捐贈為主,這些善款80%來自于本地市民,大多數捐贈者同時也是有為的直接受益人或受益人的父母。有為將每一次募捐都當作一次公益理念的傳播,每次與捐贈人的對話,也都是一次公益理念的交流。正因如此,有為格外注重對捐贈人的關系維護。

 

 

2016年,有為第一次參加騰訊“99公益日”,4個小時募集40萬元,這遠低于有為預計募捐所需時間。但是,近幾年參與“99公益日”募捐效果并不理想。受益人和捐贈人高度重合的特點,使有為的募捐愈加困難。

 

 

問題一部分來自于“99公益日”規則的改變,有為無法在后臺聯系捐贈人,也就無法去建立長久穩固的聯系。有為需要扎根本地,調動本地社群力量,這決定了有為難以走大規模復制的路線,無法形成大半徑的輻射。而捐贈活躍度的降低,并不利于這個“小而美”、扎根本地的機構的發展。

 

 

另一方面,目前有為還沒有形成有自我驅動力、可持續的能量閉環。

 

 

“除了獲得一聲感謝、一張捐贈證書他(捐贈者)能夠得到什么?如果我能夠讓他感覺到他為有為捐贈其實也是一種得到教育的過程,不管是通過我給他提供學習產品,還是通過制造一種學習的場域與氛圍。只有把這些關卡打通了,有為作為一個學習型的公益組織,它才能夠走的更遠。”

 

 

如何形成守恒、循環的閉環,章瑾和她的團隊仍在思考中。

 

 

作家鄭渝川幾乎每周都會為有為寄來一個包裹,每次10本書,這個習慣堅持了6年,累計捐贈近3000冊圖書。

 

“對我們有什么寄語嗎?”章瑾問。

 

“活下去”。鄭渝川說。

 

這位書評作家對有為的期望和章瑾不謀而合。活下去對于一家公益組織而言大概是最實際也是最美好的寄語。

 

 

“活個五十年總能影響兩代人,對吧!不求一時間要怎么樣。”章瑾說。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文章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vr赛车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