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NGO新聞>NGO發聲>  劉飛:用專業社會工作解決社區治理問題

劉飛:用專業社會工作解決社區治理問題

2019-06-28 11:22:31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彭祥萍    點擊數量:3243

 

 

 

以“社會工作是社會維穩的第一道防線,它是專業化、人文化的社會服務,核心是讓人感到溫暖。”20日下午,47歲的劉飛坐在錦江區市民中心辦公室對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說。

 

 

劉飛是錦江區愛有戲社區文化發展中心(簡稱“愛有戲”)主任。2009年,劉飛成立志愿者組織愛有戲,2011年正式在錦江區民政局注冊轉向社會服務。從最開始的一名血液中心普通員工到志愿者再到專業社工,劉飛已投身公益事業20年。

 

 

今年3月8日,四川省紀念“三八”國際婦女節109周年暨表彰大會上,劉飛被授予全國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這是劉飛繼成都最美社工、四川三八紅旗手、全國首批社會工作領軍人物等眾多榮譽之后的又一殊榮。此外,她還是成都市人大代表、西南民族大學社工專業客座教師。

 

 

談社區治理
建立義倉義集模式,動員居民參與社區治理

 

 

愛有戲現在有260名專職社工,從最初只在錦江區水井坊街道試點,到現在進駐成都各街道社區;從最初只關注老年人晚年生活,拓展到關注困境兒童、青少年發展、社區文化建設等多方面,愛有戲完成了從志愿者組織到社會工作機構的轉變。劉飛坦言,一開始面對千頭萬緒的社區工作時,她也是一頭霧水。

 

 

2011年2月底,愛有戲走進第一個社區——水井坊社區。劉飛帶領志愿者走訪了水井坊2712戶家庭調查情況,發現100余戶貧困家庭。起初劉飛不知道怎么做,捐錢捐物只能治標不治本。彼時,她剛好接觸到一個叫義倉的項目,在原有基礎上,她針對社區治理做了很多研發迭代。

 

 

義倉利用社區自有資源去募集,募集到的物資再流入貧困家庭手中,所有物資的來龍去脈可通過軟件查清。后來劉飛建立“鄰里互助中心”,發動社區居民參與進來。從敲開鄰居的門募集一勺米的1.0版本,到義坊合作社的5.0版本,目前義倉已變成一個五階項目同時存在的系統。劉飛介紹,現在成都有十幾個社會組織在做義倉,涉及20多個街道,其模式被全國78個城市復制。

 

 

義倉開設后,很多人愿意捐獻舊物資尤其是舊衣物,但舊衣物因尺寸顏色等不合適很難派送。這時候,義集誕生了。

 

 

自2011年10月起,義集在每月第二周的周六下午舉行,風雨無阻。每期義集設置一個主題,主舞臺有慶祝活動,下邊是社區居民買賣舊物資的攤位,賣出的錢可購買新物資捐給義倉,以此形成一個良性循環。義集還設置了愛心攤位,貧困家庭可在那里擺攤。“義倉相對封閉,但義集就像一個廣告,有很強的動員力,會吸引很多人。”劉飛提到,義集目前已舉辦了好幾百期,規模最大的一次是在肖家河步行街,“有好幾千人參與”。

 

 

“社區治理需要多種力量參與,我們的核心是動員居民可持續參與社區公共事務,方法就是做志愿者精神教育。每個人都有利他的一面,只要制造一個氛圍,讓他展現利他主義的一面,這時有人贊揚他,獲得精神滿足后就會鞏固利他主義行為。”劉飛用社工的專業語言總結了她的社區治理經驗。

 

 

談經歷
從血液中心普通員工到專業社工,“投身公益是一種生活方式”

 

 

“你為什么要投身公益?”這是很多人問過劉飛的問題。對劉飛而言,投身公益“只是一種生活方式,并不是一件特別難的事”。

 

 

在做公益前,劉飛是血液中心的一名財務。轉折點在1998年,為保證血液安全,國家開始實施《獻血法》。從有償獻血到義務獻血后,由于很多人不懂義務獻血,導致獻血的人驟減血液緊張。為發動更多人義務獻血,從1999年開始,劉飛先后在血液中心發起一系列無償獻血的志愿活動,并到全國各地做宣講,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十來年。

 

 

2009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劉飛意識到可以拍公益短片擴大宣傳,她找到一幫志同道合的人拍了宣傳無償獻血的公益短片,隨后成立了志愿者組織——愛有戲公益戲劇社。

 

 

起初,愛有戲只是一個拍攝公益短片的志愿者組織,促使劉飛將愛有戲轉向實務型工作的,是一個留守兒童項目。

 

 

2010年,劉飛關注到留守兒童問題,她希望拍攝一部由留守兒童自己出演的公益短片來喚起社會對留守兒童的關注。劉飛沒想到的是,短片并未在社會上引起大的反響。但在兩個月的拍攝過程中,她發現對于留守兒童而言,陪伴才是最有價值的事情。

 

 

她提起一個細節: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父母都在西藏打工,只見過父母兩三面,每次只要劉飛摸他,小男孩的臉就會順著她的手湊過來。“他非常渴望被撫摸被擁抱。”劉飛右手做出撫摸臉龐的動作說,“那時候我就覺得應該從單純的拍片倡導中走出來,轉型做實務型工作。”

 

 

也是在這一年,成都市錦江區開始培育孵化社會組織,劉飛的愛有戲被引入錦江區市民中心,之后進入社區工作。后來,劉飛從全國其他社會組織和社工機構中了解到社工是一個專業的工作,她逐漸將愛有戲從業余的志愿者組織轉變為專業的社會服務機構。

 

 

2012年,劉飛參加了西南財大舉辦的社會工作督導班。一年后,她正式成為一名專業社工。“大多數人知道社工都是通過香港TVB,但人們不知道社工是社會非常需要的、絕對專業的職業。”

 

 

3年前,劉飛辭去血液中心工作,全職參與到社會工作中來。

 

 

談行業
公益讓普通人閃現人性的光芒,社區引進社會組織是必然趨勢

 

 

“財務讓我性格更加細致謹慎,但我覺得社會工作更符合我的價值取向。”采訪中,聊到一些數據時劉飛可以快速反應并精確到個位數,如提及志愿者人數時,她很快答道“去年統計愛有戲在成都社區的志愿者有1791名”。劉飛把這些歸結為財務工作所積累的能力,但在談及社會工作時,她眼中亮起激動的光芒,臉上也現出興奮的表情。

 

 

劉飛提起一件讓她印象深刻的事:社區有位90余歲的老人,他有個60多歲智力障礙的女兒,老人每天都堅持鍛煉,因為“怕死在女兒前面”。剛開始老人對志愿者的關注很反感,因為覺得“他們在作秀”。后來老人對一個居民說,就算自己先走了也沒問題,他相信除了政府,還有很多志愿者會去管自己的女兒。

 

 

除了服務對象,劉飛還常被組織里的人感動。愛有戲有一個快80歲的老黨員,從2011年加入義倉做志愿者開始,每次他去派發物資回來都會寫一篇日志,日志上面沒有一個涂改,因為他覺得“這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有涂改就會重新抄一遍”。

 

 

“搭建這個平臺,讓這些普通人有機會展現人性的光芒,這也是激勵我投身公益20年的原因。”劉飛說。除了精神回饋,她還看到了很多從未看過的東西。

 

 

2010年,劉飛在成都特殊教育學校做了一個“金喇叭盲童廣播劇團”,讓孩子自己寫劇本自己來演。當時他們讓盲童用摸的方式,拿丙烯材料在墻上畫壁畫,想通過這種方式讓孩子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當時一個全盲的孩子畫了一棵樹,那棵樹有龐大的根系,這讓劉飛觸動很大。“普通人畫樹不會畫那么龐大的根系,因為我們所看見、所認知的東西,都是我們的局限。”

 

 

“在成都,社會工作是一個新興行業,雖然尚處于初級階段,但橫向比較,成都的社會工作在全國來說處于第一梯隊。”劉飛提及,成都有豐厚的人文底蘊,助人為樂是成都的城市精神,加上成都對社區發展治理高度重視,所以社會工作非常活躍。

 

 

“社區引進或者培育社會組織是必然趨勢。以前很多居民問題主要依托居委會解決,但居委會工作人員和專業化都有限,有了社會組織、社工的加入,可以為社區帶來更多的資源和幫助。”劉飛表示,接下來將營造更好的氛圍讓科班出身的人才可以安心從事社工工作,讓組織的專業性更強。此外,除了政府的支持,劉飛還將努力建立可持續發展模式,讓社工的資金來源更加穩定。

 

 

免責聲明:本站文章圖文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 。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vr赛车开奖结果 五分快三中奖技巧 胜负彩14场有什么窍门 买重庆时时彩的技巧 快3技巧稳赚方法如下 青海快三今天开奖 足彩app哪个是正规的 浙江11选5彩票平台 炸金花透视300一天 彩名堂计划app网址 股票涨跌数据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刷金币 单机捕鱼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