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公益新友>參與公益>  梁海光:10年公益路,我很感恩這個選擇,更慶幸自己從不放棄夢想

梁海光:10年公益路,我很感恩這個選擇,更慶幸自己從不放棄夢想

2018-10-09 11:09:10  來源: 滿天星公益  作者:梁海光    點擊數量:4150


   

        一轉眼,在這條公益之路上已經走了十幾年。每每想起這些年來遇到的人、經歷的事,以及我們一起寫下的故事,我的嘴角就會泛起微笑。我很感恩自己所選擇的這條公益路,更慶幸自己從不曾放棄夢想。

文|梁海光
編輯|明晚

        一個 8 歲孩子命運的改變

        我叫梁海光,來自廣東茂名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

        我父親是茂名市一所中學食堂的炊事員,母親在鄉下務農。8 歲那年,父親在為學校食堂送菜的路上出了車禍,撒手人寰。母親發現,僅靠她種田賣菜掙取的微薄收入,養活不了這個家,更別說供姐姐和我去讀書了。為了讓我們姐弟倆繼續接受教育,母親決定頂替父親的炊事員職務。

        就這樣,一位中年的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學齡兒童離開了農村的家,一家人在城市的一角開始了完全不一樣的生活。每天凌晨四點,母親起身去學校的廚房為幾百位師生準備早餐;晚上,她做完整個飯堂的衛生,回到家的時候已經七八點鐘。

        母親辛勞和堅強的身影映在我一個 8 歲孩子的眼中和心上。我暗下決心,要努力讀書,盡可能多地分擔家務,不辜負母親所流的每一滴汗水。

        與書結緣

        我和書之間的緣分其實始于 8 歲那年生活的變故。

        因為來到了城里,接觸到的班上的同學,很多人手里有各種各樣的圖書。我在農村的時候,課外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玩紙牌、彈玻珠、掏鳥窩或到田里撒野,哪里讀過一本課外書?可是到了城里,那些有課外書的同學就引起了我的羨慕和嫉妒——因為我們家買不起課外書。

        有一次,我下定決心厚著臉皮問一位同學,可不可以看完后借我也看一下,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真是開心!從此以后,那位同學有的書,我幾乎都看過一遍,甚至多遍。

        后來,校門口對面開了一家小書店,我就成了書店的常客。當然咯,因為沒錢買書,我每次都躲在角落里看,看完了一本,就放回書架上,小心翼翼地不把書弄臟。這家小書店,成了我小學時代一個美好的小角落。

        到了中學,我對書的喜愛不僅與日俱增,還開始學著用文字記錄自己的經歷和心情。記得初中的時候,學校出了一本優秀作文選,其中有我的兩篇文章入選,這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榮譽。

        高一那年,老師贊賞我的一篇文章,幫我投了稿,沒想到居然被刊登了,我獲得了 50 塊錢的稿費!這是我人生第一筆通過自己努力賺到的錢。可以想象,我的讀書與寫作熱情與日俱增。高中時代,更加如饑似渴的看書,全情投入地寫作。稿費成了我零花錢的主要來源,我拿著這些錢去買書、買復讀機、買籃球……覺得自己的生活又豐富,又滿足。

        進入大學以后,因為愛書,我報名做了校圖書館的一名學生管理員;因為渴望與書友之間的交流,我和幾位師友推動成立了讀書社。回頭看自己,我的整個求學生涯與書緊密相連,圖書就是我最好的老師和朋友。

        公益的初心和緣起

        因為小時候家里窮,母親沒有錢給我買零食和我想要的東西,很多學習用品和玩具我都得開口向同學朋友們借。雖然我的學習成績很好,也常以遠大的志向鼓勵自己,但內心其實很自卑。

        大一暑假,我作為志愿者去陽春一所村小義教,這段經歷改變了我,它使我發現原來我也可以成為幫助別人的人。我看見很多村小的孩子們,就像小時候的我,因為我們這些大學生的到來,他們無比歡樂。也許,在暗暗中,他們的命運可能會因我們的到來而改變。

        這段經歷開啟了我的公益夢想,我內心的那顆公益種子開始發芽了,而且直到今天,都在瘋狂生長著。從大二到大四的每個假期,我大部分時間都交給了鄉村的孩子。大學時代的公益經歷,讓我找到了最好的自己,也看到了我活著的價值。


▲ 2005 年,我和 10 多位小伙伴來到陽春一所鄉村學校開展夏令營活動

        更讓我欣慰和感動的是,這世界上擁有同樣夢想的人遠遠不止我一個。2010 年,我結識了滿天星公益現任理事長 Cherry。當年她在外資銀行工作,利用自己的資源和業余時間在廣東、青海、廣西等欠發達地區建立了多所公益圖書館,讓數以千計的鄉村孩子有了課外書讀。我和 Cherry 相見恨晚。

        我們有很多相似的理念,比如,我們認為資源和精力有限的情況下,公益機構唯有專注才能做得專業;我們都相信閱讀的力量,都對鄉村的孩子有特殊的情感。于是,2011 年,我們決定成立一家專注于鄉村兒童閱讀推廣的公益組織。

        她就是今天的滿天星公益。


▲ 2012 年 4 月 8 日,滿天星公益成立大會在省立中山圖書館舉行

        一轉眼,在這條公益之路上已經走了十幾年。每每想起這些年來遇到的人、經歷的事,以及我們一起寫下的故事,我的嘴角就會泛起微笑。我很感恩自己所選擇的這條公益路,更慶幸自己從不曾放棄夢想。

        創業維艱

        創業之路充滿艱險,公益創業也不例外。

        滿天星公益是一家純民間發起的公益組織,我們沒有政府背景,也不隸屬于任何商業組織,這意味著我們每一分錢都要靠自己募集回來。

        成立之初,我們有 3 名全職和 10 余名實習生。團隊有了,而募款的難度卻超乎想象。很多時候,并不是人們不愿意捐款,而是整個社會的公益理念還不成熟。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成立的那一年 9 月,合作的外資銀行表示愿意捐款給我們在大灣鎮建立 7 所公益兒童圖書館。正當團隊歡呼雀躍的時候,企業卻提出,所有的善款都必須使用在受益人或者購買物資上。

        這是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說,這筆費用不可以用在機構的行政管理費用和項目人員薪酬。這意味著團隊成員付出辛勤的勞動,不僅機構的行政管理、人員工資和辦公租金水電不能分攤進來,而且項目人員的每一分工錢都需要自己另想辦法。然而,在當時,這就是社會上的一種普遍觀念。

        由于是初創,我們還沒什么有說服力的成功案例可以去跟捐贈方談判,而對方又是具有品牌知名度的大企業,如果合作成功,對滿天星公益來說是很好的信用背書。最后,我們咬著牙同意了捐贈方的要求,只收取項目實際成本,不提取任何人員工資和行政管理費用,每個成員都省吃儉用,努力把事情做到最好。

        除了募款的一些困難,我們還常常受到受益方質疑或誤解。早些年,我們去鄉村學校考察,很多校長和老師以為我們是打著公益旗號的圖書經銷商,不是拒絕見面,就是敷衍了事,因此我和同事們吃了不少閉門羹和冷臉。

        我們還遇到過一些鄉村學校的校長和老師,一聽說我們來自大城市廣州,就倍加熱情,他們以為我們的背后一定有很多大企業、大老板,殷勤地問起能不能給學校捐建教學樓或電腦室,當聽說我們專注于捐建公益圖書館之后,不悅之情溢于言表。

        其實,即便現在,很多受益方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們都不知道,滿天星公益的每一分錢都是辛辛苦苦募集回來的。每一分錢來之不易,用處也公開透明。

        一家民間的公益機構,在整個社會的相關法律、法規,以及人們的公益意識還沒有成熟的時候誕生,并努力地存活、發展下來,絕非易事。滿天星公益的幸運,在于她有一個保有同樣初心的、專業有愛的理事會。

        當知道我們的團隊,一群熱心公益的青年,在極低的個人收入和行政支出的條件下,堅持辦好每一件事,理事們慷慨解囊,以個人的名義每個月向機構捐贈一定數額的資金,專門支持人員工資和基本的辦公運營費用。創業第一年,我們的 6 位理事共捐款 20 余萬元,占當年捐贈收入的四分之一。

        管理費用是一個機構健康運營的基本保障,理事會的支持讓滿天星公益在發展初期得以將更多的精力放在機構建設和項目發展上。我們的工作漸漸獲得了越來越多基金會、企業和公眾的支持和信任。

        選擇非限定性經費,支持機構穩定運行
        (注:非限定性經費即不指定用途的捐贈善款。由我們根據機構和項目需求合理分配您的善款,維持機構和公益項目安全、穩定地執行和運營。)

        幾十個孩子在圖書館門前等開門

        盡管每一個對中國民間公益機構有所了解的人,都能理解我們的不易。但是,如果你沒有親自參與過公益活動,就無法體會到我們的快樂。

        我想,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這樣一個場景:2012 年,當我們剛剛建完一個村小的圖書館后,我對在校的 100 多位孩子們說:“海光叔叔明天早上 7 點會來開圖書館的門,如果你們想來看書的話,可以 7 點左右過來這里看書。”

        第二天早上 6:55,我從宿舍樓走去圖書館,中間經過教學樓的時候,發現有 2 個孩子躲在樓梯口的墻角邊上,偷偷的探出頭來,一看見我就趕緊把頭縮了回去。我心中又想笑又感動,沒想到還真有孩子把我的話記在心中了!

        當我走過去時,發現墻角后哪止 2 個孩子,一群孩子躲在那兒!他們躡手躡腳地跟在我后面往圖書館走,好像我是個孩子王。當我們來到圖書館門前時,我驚呆了——已經聚集了幾十個孩子在眼巴巴地等著我開門。

        這個場景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每當我遇到困難停滯不前的時候,一想到孩子們在滿天星公益圖書館門口等著我開門的眼神,我就停不下自己的腳步。

        “學渣”逆襲的秘訣

        我認識一個農村的小朋友小威,剛上六年級的時候,因為爸爸媽媽做生意的緣故,他轉學到楓冼小學讀書。因為自身基礎不好,對新學校的環境不太適應,小威學習很吃力,語數英三科的成績加起來還不到 60 分。老師們提起他時,都說:“我們學校今年又多了一個差生。”

        小威轉進楓冼小學的那個學期,滿天星公益在學校里建起了一個嶄新漂亮的圖書館。說不清是因為喜愛,還是為了逃避,小威成了圖書館的常客,一下課他就來,常常在圖書館里面泡到天黑,和負責閉館的老師一起離開學校。無論是圖文并茂的繪本,還是滿滿是字的故事書,他都拿來翻看。

        最初,圖書館規定每個孩子一次只能借一本書,小威抱著兩本書去找張校長,問她:“我能不能借兩本書?”
        張校長說:“當然可以!你想借多少都可以。”

        逐漸的,小威從每周借兩本發展成每周借五本,再到每周借十本……除了上課看,下課看,小威還會把書帶回家看。一年之后,全縣小學的畢業檢測中,小威的語文成績是 120 多分,徹底擺脫了“差生”的名號。

        專業教育評估機構 REAP 團隊曾經對滿天星公益的鄉村閱讀項目進行了評估,報告指出:“通過對比幾十所項目學校與非項目學校的數據發現,項目在提升學生閱讀、語文、數學三科成績方面全部為正面影響,其中閱讀和數學兩科的成績提升顯著,而且項目運行時間越長,這種影響就越大。”

        我分享上面“學渣”逆襲的故事和 REAP 團隊的評估報告,其實并不是想說明閱讀對學習成績有多重要(事實上,滿天星公益也并沒有把閱讀對學習成績的影響,當作是我們衡量項目成效的指標),而是想告訴大家閱讀的力量有多么大!

        我堅信,一旦孩子愛上閱讀并且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他們的人生就獲得了更大的空間和改變的可能性。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給鄉村孩子們提供更好的閱讀機會。

        找對人,用對人

        在 2015 年以前,滿天星公益的同事們都是 80 后 90 后,我則是本機構最資深(其實是年紀最大)的員工。大家都親切地稱我為“光伯”。作為當時機構的 C(老)E(人)O(家),我心里清楚,我們的工資待遇很難吸引到市場上優秀且資深的人才,如果真有比我年紀大、經驗比我豐富的伙伴來應聘,我也沒有信心能夠用好并留住他們。不得不承認,我信心和勇氣的缺乏,造成了團隊中高層的缺失,部門管理和項目管理缺位。

        團隊里的小伙伴每一個都很努力,也很渴望成長,可我一直忙于各種機構項目活動的執行,對伙伴們缺乏有效的培訓、溝通和反饋,很多知識和經驗也沒有時間和意識去整理變成伙伴和機構的知識和經驗。

        2014 年的下半年,項目部一波同事離職。年終的理事會上,有理事當場質問我,為什么會有近半數的同事離職?是不是我的管理有問題?理事們還談到了我究竟適不適合當機構 CEO 的問題,這令我一度非常懷疑自己的能力。

        不過,最終無論是理事會還是我本人都意識到,當下沒有人比我更有擔當和愿力去做好這件事。

        當時我的內心非常崩潰,因為我除了要做好整個機構的管理和直接帶領品牌籌款部門外,還不得不重新組建項目團隊,并接手管理項目部。我告訴自己:“沒有退路。我必須迎難而上,擔起這個責任。”我希望盡可能在 3 個月內找到合適的人,然后半年內爭取把項目部交出去。

        幸運之神再一次眷顧了我和滿天星公益。2015 年初,機構迎來了第一位職場經驗非常豐富的同事 —— Pink。她具有十多年人力資源、教育產品研發和組織運營管理的經驗。我們很快便達成共識:未來她主內,負責機構的人事、行政、財務、法務、研發等;我主外,負責機構的戰略、品牌、籌款、項目等( 2018 年起項目管理也交由 Pink 分管)。

        Pink 的到來,讓滿天星公益的內部管理從一個較為原始的狀態迅速走向專業化,內部的信息化、制度、流程規范逐漸完善起來,并在實施中不斷優化。

        Pink 的加入,讓我清晰的意識到,人才是組織發展的第一資源。所有的創新、改變和資源都是因人而來,所以找對人和用對人非常重要。我也因此整理好了思路,下定決心做好幾件事情:

1. 主動尋找對鄉村兒童閱讀推廣事業有熱情和專業的人才;
2. 帶領團隊做好項目和籌款,努力讓有愛有才的伙伴們可以有更體面的收入,從而確保團隊的穩定性;
3. 重視團隊成員的職業發展,為伙伴們提供良好的成長路徑;
4. 和團隊成員一起制定目標,充分授權,并且及時為伙伴們提供支持和幫助,一切解決問題,達成目標;
5. 及時將不合適的團隊成員請走。


點擊圖片,加入滿天星公益的大家庭
(注:實習生招募也在同步進行。后臺回復「實習生」,成為滿天星公益的實習生。)

        理性取舍,務實前行

        滿天星公益籌建之初,包括我在內的 7 個發起理事一致認為,我們應該做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的事情。這就是為什么滿天星公益決定將有限的資源投入在貧困地區資源匱乏的鄉村小學。

        最初,我們把很多項目點建立在貴州、青海等地的村小,因為我們覺得這些地方更貧困,更需要我們的資源。隨著實際工作的深入和理性的思考,我們的看法有所轉變。

        我們發現,貴州、青海等地距離廣州總部遙遠,導致項目投入和維護成本很高,而且當地的政治、經濟、教育和文化等情況差異很大,很多外部因素影響了受益方對我們的捐贈資源的態度和使用情況。

        比如,有一個現象是,資源非常匱乏的地區的政府和學校,由于見慣了外部捐贈,反而把捐贈行為視作理所當然。落實到具體工作上,有些偏遠地區的學校,態度上雖然歡迎我們捐建圖書館,可行動上卻非常不積極、不配合,圖書館建好后,并沒有像最初承諾的那樣做好開放和管理的工作。

        書到不了孩子手上,就急在我們的心里。由于路途遙遠,滿天星公益除了安排一年兩次的回訪和升級以外,很難給予學校更多的投入和支持,更談不上影響和改變當地教育工作者的理念了。

        與此同時,我們在廣東的項目點卻給我們帶來了新的發現。和很多人的第一印象不同,其實廣東省內還是有很多貧困地區的。我們實地走訪調查發現,尤其是粵西、粵北和粵東的村小里,孩子們的閱讀資源其實相當匱乏。比起內地的一些省份,廣東省內的村小校長和老師們對推廣兒童閱讀的態度卻積極很多。

        我們意識到,廣東省內欠發達地區的村小,是滿天星公益目前可以最優化公益資源的地方。這些學校對我們的開放和歡迎態度,使圖書館落地以后的管理工作得以深入推進,在當地校長和老師們的積極配合下,捐贈的每一本圖書實實在在地展現在孩子們的面前。

        因此,我們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從 2014 年起,逐步減少在省外的投入占比,逐步加大在廣東省內的資源投入。

        這不是因為我們不想把事業做大,或是不愿意深入更為偏遠的地區,恰恰是因為我們對公益服務品質的追求,逼著我們進行理性的思考和專業的決策。我們不想把步子邁得太大太快,而是希望把每一件事做細做好。

        說白了,我們不想把善款買到的好書運到某個村小就不聞不問了,我們期待看到熱愛閱讀的這一顆種子,可以在農村生根、發芽,開出花來。因此,通過閱讀聯盟的模式獲得當地教育工作者的長期支持,才是行之有效的公益。

        做公益圖書館這件事,我們是認真的

        滿天星公益圖書館經歷了幾個版本的迭代更新。

        第一代:保證童書質量

        2011 年,籌建之初,由于工作人員少,捐贈收入也少,當時滿天星公益的主要目的是保證圖書是優質并且適合鄉村兒童閱讀的,我們堅持要把優質的繪本送到農村孩子手上,盡管我們第一代的圖書館看起來非常簡陋。


▲ 灣中小學圖書館 / 滿天星公益第 19 號館

        第二代:標準化的圖書館

        2012 年,隨著建館數量增加,我們開始了標準化的工作。我們結合機構標識的藍黃兩個顏色,根據兒童身高以及心理特點設計并定制了七色彩虹圖書分類法、標準書架、繪本書架、以及兒童閱覽桌椅,同時建議學校把墻體粉刷成淺藍色,于是有了第二代的滿天星公益圖書館。


▲ 磻溪小學圖書館 / 滿天星公益第 34 號館

        第二代升級版:離孩子更近的圖書館

        2014 年,隨著我們閱讀推廣經驗的增加以及大部分學校對閱讀理念的認同,我們開始推動一部分鄉村學校除了建立圖書館外,在學校建立開放書吧,在班級建立圖書角。這時候圖書館就相當于一個學校中心館,開放書吧和班級圖書角就是小分館,讓學生里圖書更近,借閱更便捷,從而將圖書館的書最大化利用起來。

        一開始,受益學校普遍擔心圖書會被學生偷走或者弄壞,不愿意把太多好書放在開放書吧和班級圖書角里。每次回訪的時候,我們不厭其煩地和校長、老師們溝通,讓他們不用擔心圖書被盜或損壞。

        我們跟他們說:“鎖在圖書館里的圖書沒有一點價值,圖書被翻爛翻舊了,說明肯定有孩子在看;即便圖書被偷了,也說明這本書真正有孩子喜歡,這也比放在圖書館內塵封好得多。”此外,我們承諾,只要開放好圖書館、開放書吧和班級圖書角,讓圖書最大限度利用起來,我們對圖書被偷、損壞不但不會追責,每年還會增加更多新的圖書。

        漸漸的,校方對滿天星公益圖書館開放的力度加大,因為老師們發現,只要和學生做好溝通教育工作,極少會有學生真的偷書或者故意損壞圖書;相反,學生的閱讀熱情大大增加。直到現在,我還常常收到校長和老師們發給我的照片:學校的走廊上,樓梯的拐角處,孩子們一張張認真讀書的臉。

        好的圖書資源,被更多的孩子們讀到,沒有什么比這更令人開心的了。這份喜悅真是人同此心,越來越多的村小校長和老師們選擇配合我們,深入地參與到兒童閱讀推動中來。


▲ 連灘鎮高枧小學的開放書吧

        第三代:共建圖書館

        我們工作的成績和帶來的改變有目共睹,帶來了越來越多的社會認同。2016~2017年,我們與郁南、新興兩縣教育局、縣圖書館分別成立兒童閱讀指導與推廣聯盟,并啟動了學校共建圖書館模式。

        共建模式對圖書館的運營管理能力要求高于普通小學圖書館,其至少需要容納一萬冊以上藏書,使用科學的圖書分類及上架方法,以電腦借閱系統進行借閱管理,并有明確的功能分區,能兼顧大型藏書空間和閱覽空間,開展閱讀課和閱讀活動等功能。


▲ 錦江小學圖書館 / 滿天星公益第 70 號館

        下一步設想:流動的圖書館

        偷偷告訴大家一小秘密,過去大半年里,滿天星公益正在探索公益圖書館的新模式:讓書籍流動起來!

        大家可能不知道,傳統的公益圖書館項目投入較大,三年一般不少于 10 萬,而閱讀資源更匱乏的村小通常學生數少,學校的理念和能力難以支持我們的標準。由于公益圖書館項目的落地非常依賴當地校長和全體老師的充分參與,因此近幾年我們的公益圖書館大多落地在各鄉鎮的中心小學,而不是普通的村小。通常,一個中心完小下面有若干個個村小,而這些村小的孩子,是我們當前的項目難以照顧到的。

        與此同時,在過去幾年間,我們為大部分建立公益圖書館的學校開設了針對教師的閱讀課程,啟發了鄉村教師對開展閱讀課程的熱情和動力,然而,老師們常常苦惱于沒有統一的兒童讀物,難以上好閱讀課。

        為了解決鄉村師生們對閱讀推廣的需要,我們的“流動書箱”項目進入試行:我們把中心完小和下面的村小看作一個流動的圖書資源網絡,以班級為單位,設計和配置裝有多元主題圖書的箱子,并附上便捷的推薦活動建議,讓這些書箱子在不同的小學和班級間流通。鄉村老師需要根據自己的閱讀課程設計提出申請,通過簡單的系統審批后,就可以自主就近上門提取書箱,或安排物流寄送至學校。在一定周期內,申請老師填寫簡單的反饋后將圖書重新寄回就近的書庫或下一個預約的老師。

        我們認為,流動書箱項目可以進一步提高優質圖書的使用率,讓暫時條件不允許建立圖書館的村小的學生們也可以接觸到更多好書,同時也讓有意愿開展閱讀活動的教師有合適的閱讀資源配套。

        我們期待“流動書箱”項目讓更多的鄉村兒童有機會愛上閱讀,同時進一步提高鄉村兒童的閱讀品質。

        努力成為一家專業的兒童閱讀推廣機構

        光陰荏苒,眼看著滿天星公益圖書館在大大小小的鄉村小學里成長了起來,我們辛勤的工作收獲了絕大部分受益學校的良好口碑。社會上有越來越多的人聽說過滿天星公益這個名字,也有越來越多的人把“滿天星公益”與“圖書館”畫上等號。

        其實不然。滿天星公益是一家兒童閱讀推廣機構,公益圖書館只是滿天星公益做鄉村兒童閱讀推廣的一個載體。

        找到一家鄉村小學,建立一家圖書館,再配上好的圖書和設施設備,這當然是滿天星公益的拿手活。但我們認為,滿天星公益對于鄉村學校最大的價值還不在此,而在于我們這些年來深耕的兒童閱讀推廣經驗和相關的管理知識。

        我們結合鄉村情況,開發了分級的兒童閱讀課程和閱讀活動工具包,聯合當地教育部門組織系統有效的教師培訓,提高鄉村教師的閱讀素養和閱讀推廣技能;募集和發放星囊閱讀包裹,送給鄉村孩子作為閱讀禮物,培養孩子們的閱讀興趣和閱讀習慣。

        我們認為,授人以漁比授人以魚更重要,所以我們相信充分賦能當地鄉村教師開展持續的閱讀課程和閱讀推廣活動會遠比我們單純建一個圖書館要有效得多。


▲ 2017 年閱讀示范課進校活動現場

        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人們的理念也在不斷更新。如今,隨著國家每年對鄉村學校教學經費的增加,對于很多鄉村學校來說,建立圖書館的經費已經不是問題,有的學校每年還可以撥出 5% 甚至更多的資金,用于購買圖書和開展閱讀活動。

        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的學校缺乏兒童閱讀相關的專業知識和管理經驗,他們不知道什么樣的書籍最適合不同年齡段的孩子,老師們也不知道如何開展閱讀課程和閱讀活動。我常常接到來自不同地方教育局官員、學校校長的電話,他們向我咨詢如何才能在自己的校園里建一座真正惠及兒童的優質圖書館。學校之所以找到滿天星公益,還因為他們希望我們能提供相關的指導和培訓。

        因此,我們加大了在兒童閱讀推廣方面的研發,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會為鄉村小學提供系統的書香校園解決方案;為鄉村教師提供如何開展兒童閱讀課程指南;為鄉村小學提供閱讀活動工具包……讓鄉村在打造書香校園和開展兒童閱讀推廣上不再是一件難事。

        未來五年,滿天星公益希望成為中國鄉村兒童閱讀推廣領域的支持者和引領者,探索和建立能在鄉村生根發芽的兒童閱讀項目模式,借助智能化和信息化的技術手段,連接和賦能利益相關方,共同推進鄉村兒童閱讀服務的專業化和標準化。

        
        我們渴望繼續長大

        滿天星公益今年快 7 歲了。她是在大家的支持和關愛下誕生的,從一個柔柔小小的初生嬰兒成長到如今,成了一個 7 歲的孩子。我們欣喜地看著她的成長,生存能力比之前強了很多,影響力也比以前大了很多。然而,一個 7 歲的孩子,離她想要或者說應該達到的高度還有很長的距離,需要歲月的加持,更多的是她自己主動學習、成長的動力。

        作為創始人,我最希望看見的是,這個叫做滿天星公益的 7 歲的孩子,健康地走在中國公益之路上,無論遇上機遇還是困難,大家給她多一些支持、信任和包容,少一點糖衣炮彈式的捧殺。

        “滿天星公益”這個名字是一幅群像,在夜空中,在廣袤無垠的宇宙里,每一顆星星都是發光的,互相吸收光芒,互相成就更好的自己。

        8 歲那年,一顆小小的心靈被一本本圖書點燃,才有了今天的梁海光。如今,我攜 7 歲的滿天星公益,熱切地邀請更多的教育界專家、鄉村學校的校長和老師、支持公益的社會各界人士、以及大大小小的志愿者們,我們邀請你們,和我們一起成為兒童閱讀的推動者,讓更多的孩子,無論城鄉,無論貧富,無論性別,無論大小,都能發現出色的自我,懂得愛的付出與回饋,共同創造一個星光燦爛、豐富多彩的世界!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vr赛车开奖结果 炒股大爷 历年上证指数图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多乐彩票骗局幕后老板 新516棋牌游戏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pc蛋蛋幸运28走势图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2016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双色球17141期杀红球 自己赚钱去投资公司就亏钱 新疆11选5开奖彩票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