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信
當前位置:首頁>公益新友>投資公益>  【資助者說】第16回:美國基金會那些行話

【資助者說】第16回:美國基金會那些行話

2014-09-04 11:32:21  來源:社會資源研究所  作者:Tony    點擊數量:46298

Tony Proscio是美國的一名獨立咨詢師,主要提供包括戰略咨詢、評估、溝通策略方面的服務,他的客戶包括聯合國秘書處、洛克菲勒基金會、福特基金會等。在慈善領域工作多年,他注意到一些詞語用到后來已經脫離原本含義,變得不知所云。基于此,他在2000年前后,寫出以下三篇有趣的文章,用戲謔的口吻解釋基金會領域的“行話”,期望引發同仁們的反思。文章由Edna McConnell Clark基金會出版。
 
《換言之——懇請基金會好好說話》
《追求好的“壞”詞兒——基金會是如何歪曲了他們自己的意思,進而失去聽眾的》
《當語言失效——為何公共利益變得既不公共、又不有趣》
 
我們從中選擇了中國資助者也很關注的三個詞“伙伴關系”、“杠桿作用”和“規模化”,不止是希望通過這種獨特視角來了解美國的資助故事,更希望與各位探討這些詞語在今日中國語境下的真實圖景。更多“行話”請見http://www.tonyproscio.com/#Jargon(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Partnership/to Partner 伙伴關系/成為伙伴】一個有婚前協議的愛情故事
 
很多基金會假裝是其被資助對象的“合作伙伴(partners)”,這最多不過是一個迷人的謬論。當一方的資產負債表上躺著十億美元,而另一方每年赤字達五位數,這種“伙伴關系(partnership)”就像是離婚法庭(美國一部電視節目)的再現。但我們這里的討論不僅涵蓋伙伴關系的意思——在這種情況下往往是不平等的,還包含對伙伴關系這個詞,尤其是其更弱的、“成為伙伴”(to partner)的動詞的探討。
 
在理想世界的公民機構和慈善機構中,伙伴關系涂上了已經腐朽的的童話故事的玫瑰色彩,被資助者在其中扮演著“灰姑娘”的角色。“在這個項目中,”一家像王子一般的基金會說道,“我們不止邀請項目伙伴共同分享個別議題的資金,還讓他們參與一系列的支持性互動。”句中第一個神秘之處就是用“項目伙伴”這一古怪說法委婉地指代了“被資助者”。第二處則是那些言之不詳的“支持性互動”,你可能會發現對方別有用心。這幅伙伴關系圖景的問題在于,與其說是對方意圖不軌,不如說因為這一標簽如此廣泛,以至于你很難猜到這背后到底藏著什么樣的企圖。
 
如果這種模棱兩可不會引起各方過高的期待,可能也沒什么害處,就像情人節卡片上遮遮掩掩的情話。而現在對伙伴關系一詞的廣泛應用,則意味著“伙伴們”要擁有共同的信念和夢想,分擔彼此的負擔,無論健康疾病都支持對方等等。(但在實際的經驗中,對這種伙伴關系富有經驗的老手會最終變得成熟而悲哀的清醒,因為他最終了解了,當金錢插上一腳的時候,愛情會變成什么樣)令人驚訝的事實是,雖然這種對伙伴關系的不成熟情感廣泛存在 ,它很少得到過檢驗。
 
詞典和法律書都傾向從更為超脫的視角來看待伙伴關系,強調就以下事宜達成明確協議,即根據每個合伙人所占企業股份和應承擔的風險,將控制、費用、利潤和損失固定分攤下來。這種方式與這個詞的詞根——拉丁詞partior“劃分”是一致的。在這一傳統意義,以及現在制定商業協議時,伙伴關系都不在于分享“支持性互動”,而是在物質利益上做明確劃分,各方都清楚知道他擁有企業的多少,以及相應的權利和責任。你可能會說,清晰的界限成就好的合作伙伴。
 
基金會則采取一種更為奇特視角看待這些事情,其中的一個跡象是,其動詞形式成為伙伴一詞大為流行。在為達成商業交易錙銖必較的律師事務所,可聽不到這么叮叮做響的金幣聲。《牛津英語詞典》顯示這一動詞的使用可以追溯到莎士比亞,幾乎每一個例子要么指浪漫關系,要么指運動。當涉及到大量資金,就常識來講似乎應尋求更實在的詞匯。基金會亦當如此。
 
【Leverage 杠桿作用】用最小的力產生神奇的倍增效果
 
一個非常成功的(相當偶然的,杠桿率也很高的)非營利組織的領袖,為這個慈善領域的熱門詞語給出了簡明的定義:“如果我拿出1美元,你拿出1美元,然后我們讓鄰居也拿出1美元,那么我們每人就實現了200%的杠桿作用。需要的預算可能是100萬美元,我們仍需要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七元,但沒關系,我們已經實現了很好的杠桿作用。”
 
越來越多的慈善領域觀察者將杠桿作用(leverage)視為自動詐騙警報,你很難不同意他們的觀點。非營利組織執行官的闡述完美地解釋了原因:這個詞為了說明(的確,在大部分正常情況下,它的確意為)有人及時且機智地做了某件事,引發了其他人為了達到同一個目標做了更多的事情。杠桿(lever)的意象——根據《美國傳統詞典》的解釋是“一個固定在支點上的剛性桿,被用來傳遞力量”——即用很小的力量撬動很大的物體。但更經常地,它常被用于形容一些人做了他們無論如何都會做的事情。
 
在金融領域,杠桿作用通常用來形容只用了自己很少的錢,就獲取了巨額投資或利潤。在這種情況下,最常用的杠桿是聰明的借貸和絕佳的時機。然而,當一位借貸人誘使幾家銀行每家借給一個搖搖欲墜的企業幾百萬美元,并勸說每位借貸人,看看別的借貸人就知道他們的借貸無憂時,這往往都涉及兜售行為。使用這樣的杠桿,崩潰是必然的。
 
一份基金會報告稱:“這筆資助撬動了社區中很多組織產生貢獻和投入人才”。更清楚的意思是:通過這筆資助,我們使得“很多組織”參與一些他們原本可能沒興趣的事情。通過進一步暗示,這些努力總和的價值將遠遠超過我們這家節儉的基金會原計劃支付的金額。而這種情況、以及很多其他情況的現實是:這些“很多組織”已經領先于參與到這個項目,而基金會的貢獻僅僅在于幫助一個掉隊的人加入大篷車隊伍中,而不是讓他們繼續被困在路邊。這個基金會很好,讓所有人都參與進來也許也是個好事兒。但這就是杠桿作用?
 
在金融領域,這個詞還意味著另外一件事,即失去控制——說來也可笑——就像它跨越了金融的邊界,開始用于形容其他事物。“這篇論文撬動了兒童福利領域很多創造性思維”、“這次事件讓我們撬動了比以往更多的媒體關注”、“這次演講撬動了巨大反響”……哦,天啊。
 
【Scale規模】小東西變大
 
20世紀70年代,在那個給了我們鷓鴣家庭 (The Partridge Family,美國一檔電視節目)和赤果果的謊言的豐沃十年,美國人遭遇了經典著作《小的是美好的》的作者E.F.舒馬赫的思想。相比于營利部門的人,基金會和非營利組織的作家,和他們在盈利世界的同行比起來,更傾向于接受對“小”的崇尚,在這本書出版二十五周年慶后,仍然牢牢信奉著這本書。現如今,在慈善世界你很難找到任何一個人愿意為巨大或規模大說兩句好話。盡管如此,這并未阻攔基金會希望把好的項目推廣到更多人,吸引更多資金,擴展到更多地方,部署更多人員,總而言之是做更多好事。不幸的是,沒有人用成長、或延展、或擴大來形容它。他們將其稱之為有規模(scale)。在基金會的世界中,小的仍然是美好的,但有規模更美好。
 
可能我指出這一點有點不太厚道,但任何東西——無論它的尺寸、形狀或范圍,都有規模。即使是不起眼的變形蟲也能被精確測量出。這種奇怪但常用的表述——規模化(going to scale),意味著通常只有神學家或粒子物理學家才能明白的、令人震驚的量子變換:某種幾乎小到無形的東西,突然間變成了可測量的、堅實的固體。 
 
堅持使用規模化一詞,我得承認,其實就是打了個比方,還是個非常中規中矩的比方。修辭學將其稱之為借喻:通過與之相近的詞來形容某詞,在這里某詞就是尺寸,而相近詞就是衡量它的尺度。如此使用規模一詞,倒不會對正確使用英文帶來傷害,但卻是對慈善領域的冒犯:多大算“有規模”,以及我們如何知道已經到達那種規模?是要變得非常、非常大,還是比現在大就行?這里強調的是“大”嗎?或許還有其他的規模——例如,質量、穩健的財務、知名度或者創新——這些才是我們想要達到的?當被直截了當地問到這個問題,一位極為誠實的基金會官員回答說其他這些都不相關,只有尺寸是最重要的。但他接著解釋到促使被資助機構成長是不明智的。“成長”他幾乎低聲說,“那是安然公司才做的事。我們不那樣做。我們要規模化。差不多就是在一個手提籃里那么大吧。”
 
【資助者說】是社會資源研究所(SRI)推出的專注于探索基金會有效資助的微專欄,每周一與大家見面。該專欄將邀請在基金會一線工作的資助官員,為大家帶來鮮活的資助體驗及自己的思考和感悟。期望能成為基金會資助者、項目官員以及公益組織從業者加強了解、自我提升和促進交流的虛擬平臺。
 
同時,我們也期望這個專欄是由實踐者共同完成的,從而呈現異彩紛呈的真實世界的資助。如此,我們才有可能在眾多嘗試中走出自己的道路,讓基金會資助工作成為激動人心的最美好的事業。覺得不過癮,想分享自己的看法或經歷,歡迎隨時聯系。本專欄文章均為原創,版權所有,歡迎在注明作者和出處的前提下進行非商用轉載。評論或投稿,可以直接回復本賬號,或發郵件聯系社會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劉濤:[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掃一掃
更多精彩
TOP 意見反饋
vr赛车开奖结果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 肯德基优惠券赚钱 1000炮单机捕鱼游戏 多开捕鱼怎么赚钱 极速6合有什么规律 天津快乐10分首页 明星三缺一2005单机版 最好上午还是下午买彩票 甘肃十一选五直选中奖多少 七星彩怎么包才期期中 摇骰子稳赚 梦幻西游新区59大唐如何赚钱